英国文化 | 十件你所不知道的有关英语的事情

英语横跨全球,一定程度上成为前所未有的通用语言。统计学上而言,大多数人的母语并非英语,让我们来了解一下无论是英语母语人群还是英语学习者都可能不知道的十件有关英语的事。

1. 英语是唯一一种没有专业科学院指导其使用的主要语言

L’Académie française(法兰西文学院)在巴黎设立,负责监管法语的使用。它的一部分工作就是对倾泻而来的英语词汇寻找可替代的法语。例子之一就是email变成了courriel。而西班牙语有Real Academia Española(西班牙皇家学院),德语有Rat für deutsche Rechtschreibung(标准德国德语正字法协会)。而英语并没有相应的文学院。世界十大最广为使用的口头语言中,唯独英语没有学术机构指导其应用。

这是有政治原因的。英国最近曾有想法成立一个语言科学院是在十八世纪初。当时《格列佛游记》作者乔纳森·斯威夫特为成立一个科学院而努力游说,因为他说“我们的语言极其不完善......它的每日改进不比它每日被侵蚀来的比例少,在很多情况下它不符合语法的各个部分。”安妮女王支持这一想法,但却在做出决定前过世,因而这一话题很大程度上被遗忘了。

在美国,1806年一项成立国家级学院的议案想提交到国会,但未能成功。十四年之后,约翰·昆西·亚当斯任总统后,美国语言和纯文学科学院(American Academy of Language and Belles Lettres)成立了,但却在两年后因为没有足够政治或公众支持而解体。

现在,英语母语国家中唯一设立语言科学院的是南非。英语在没有任何指导下变得无处不在,几乎没有人期望不久的什么时候设立一个科学院。它会设在哪儿?在语言的故乡——英国吗?还是最大英语母语人口所在地——美国呢?

2.在你读这篇文章时,有超过10亿的人正在学英语

根据英国文化协会(British Council)统计,在2000年,全球有10亿左右的人正在学习英语。如今,这个数字很可能更为显著的升高。

3. 100个最常见英语词汇有96个源于日耳曼语

最常用的100个英语单词中有96个源于日耳曼语。总体而言,这100个常用词组成了牛津英语语料库中50%的词形,而目前牛津英语语料库本身包含超过20亿个已知的全球书面语中出现的单词。

没有想到吧?最常用单词是英语的血肉和脊梁,是完成交流工作的核心,如我和你,走和吃等等。古英语在公元五百年至一千年经由不列颠群岛由多种日耳曼语发展而来。而英语,包括语法自此变得面目全非,只有基本词汇保持下来。

4. ......但大多数自1066年后引入英语的单词都有拉丁语根源

对英语为母语的人们来说,他们或许发现法语或西班牙语比德语更容易理解,这很正常。尽管这看起来有些奇怪,因为英语和德语都是印欧语系上的分支。

文艺复兴始自意大利,经由法国到达英格兰,带来超大量新词汇。新想法和重新发现的旧观念从意大利南方城市中奔涌而出,但在英语中却没有词汇可以描述它们。因此,英语或采用或改写这些拉丁词汇。在文艺复兴时期,英语词汇量大体上翻了一番。

其实,从日耳曼语开始转变早已发生,因为......

5. 一个多世纪以来,英国贵族们根本不会说英语

征服者威廉一世试图在43岁的时候学习英语,但后来放弃了。他看起来不是特别喜欢他在1066年征服的这片土地,他一半时间在法国统治英国,而统治时期有整整五年时间不曾到访英格兰。自然的,那些说法语的贵族被任命统治这片土地。

诺曼人控制英格兰的二十年间,几乎所有当地宗教机构都说法语。贵族带来大量随从,随后法国商人到来,他们几乎肯定与英国商人们混合使用两种语言。反过来,雄心勃勃的英国人为了出人头地一定学习法语,并与新的统治者往来。在诺曼人入侵后的一个世纪,一万左右的法语词汇引入英语。

少有证据证明贵族们讲英语,直到十二世纪末期才有证据表明当时英国贵族的孩子以英语为第一语言。在1204年,英国贵族失去其在法国的资产,进而接纳英语作为其民族自豪感的一部分。

6. ......这就是为什么拉丁语听起来比日耳曼语更有威严

想一想house(源于日耳曼语的房子)和mansion(源于法语的宅邸)、start(开始)和commence(着手),以及称呼某人kingly(君王的)或regal(君威的)之间的区别,英语中含有大量相近的同义词,但主要区别就在其正式程度和威望级别。更高级的词大都是拉丁词汇。

动物和肉类的名字也反映了这种现象。老故事总是这样说,英语中动物都有日耳曼名称,但烹饪的肉类都是法语的。例如,swine是日耳曼语,pork就是法语,而sheep是日耳曼语,mutton即为法语。这难道是因为说英语的人在农场劳作,而说法语的的人在享用这些肉类吗?当然不可能是这个原因。

7. “正确”拼写是非常新近的概念

为什么英语的拼写如此不稳定是有很多原因的,缺乏专业科学院也是原因之一。诺亚·韦伯斯特的贡献和威廉·卡克斯顿印刷机的出现引发一些发音上的重要改变,但正确与否的拼写观念直到十七世纪第一本字典出版后才真正被认为是重要的。甚至在那时,这个观点在很大程度上只是学术界和作家们的争论。

以莎士比亚为例,他在单词拼写中自由发挥,常在一个作品文本中使用多种拼写变体;他的名字已经在数个世纪以来有多种拼写方式。

8. 一个人在很大程度上需要对美式拼写和英式拼写的不同负责

诺亚·韦伯斯特(美国词典编纂家)的名字至今仍出现在很多美式字典的封面。他在1758年出生在美国康涅狄格州的西哈特福德,认为美国作为一个伟大的新兴国家需要一种自己的语言:美式英语。

韦伯斯特发现当时教科书上的英语被英国贵族腐化,受到太多法语和古语的影响。他计划为美国学生写美国书,来代表这个年轻的、骄傲的和前瞻性思考的民族。

在1783-1785年间,他为美国小学生创作了三本英语书。在他一生中共出版了385版拼写书。现代美式拼写最初采用英式,后来发生变化,如color和colour,center和centre,以及traveler和traveller。韦伯斯特想让拼写更具逻辑性,这才符合一个建立在渐进性原则基础上的国家。一位字典编纂者试图引领英语而不仅仅描述它,这是非常罕见的例子。

在英国,使用”美语“几乎肯定会得罪人,但不是所有美语都表里如一。例如......

9. -ize并非美式后缀

大多数人认为一些单词,如popularise/ize、maximise/ize和digitise/ize都有英式和美式的不同拼写方法。

看着词缀中的z,是不是很snazzy(时髦)?这定是美式的。不是的。《牛津英语大辞典》中否定了这是因为法语的s转变为古英语的z。而这一变体也并非英式英语和美式英语的不同造成。

10. 在你的一生中,英语也会发生很多改变,不论你满意还是不满意!

改变才是语言唯一不变的。如果一种语言不再变化,那它就变成纯学术性的,如拉丁语或古希腊语。

新单词随时间不断生成。词汇变化要比语法迅速地多,即使英语语法也一直在进化。如与格whom越来越被who代替。二十年前,看到这样的句子:Who can you blame? 一定会被标为语法错误,但现在看着很正常啊。

有一点是肯定的:在全球十亿多人讲着英语时,并且大多数人都是作为第二语言在使用,大量的变化即将到来!

(本文内容编译自牛津辞典博客

wechat-qrcode